瞿进富:人勤春来早

全媒体记者胡俊杰

古木林泉,云雾窈窕,灵山秀水,纳福聚宝,是名福宝山。

生态立山,渐成佳境,又因名山宝刹白云寺香火传承不衰,厚积薄发的福宝山已发展成为利川市风景如画的自然、人文游览胜地,公众景仰的养生、避暑天堂。

佛宝山景区是国家4A级景区、国家森林公园,平均海拔在1400米,森林覆盖率高达90%以上。这里是中国莼菜的发源地,也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利川鸡爪黄连的重要产区。2002年,利川市成立佛宝山生态综合开发区,福宝山沿用古名,佛宝山开始为今人所熟知。

在佛宝山周边人的眼里,山上的人都是很富裕的。据说早在上世纪90年代,在黄连收成与行情最好的时候,山上家家都是万元户,10万元户扳着指头数不过来,甚至有某农户家一年卖黄连收入过百万的传闻。“那都是一些添油加醋的传说,我们山上森林多,土地少,没有哪一个农户会种植到那么多的黄连。”2月2日,农历腊月二十八,站在自家新居前,佛宝山生态综合开发区双河口社区居民瞿进富这样告诉恩施晚报记者。

今年48岁的瞿进富一家有6口人,一家老小的收入除了山上的12亩黄连外,全靠他偶尔打点零工来补贴家用,长期以来,生活捉襟见肘,难以为继。

“从种植到收获,黄连的栽培周期一般为5年,我家平均每年可采挖的面积大概在2到3亩,如果遇到天气不好,黄连的产量会受到很大影响。”瞿进富向恩施晚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按去年均价110元/公斤计算,他家去年1亩黄连才收获到300多斤,扣除掉这5年的肥料和人力成本,几无盈余。

佛宝山因为海拔较高,山上除了有少量土地外,水田相对较少,这里有水田的地方都被种上了莼菜。瞿进富家所在的双河口社区,是清江与郁江两条河流的源头之一,虽然有河水的浇灌,但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水田有限,他家仅有的1亩多水田也因地制宜种上了莼菜。

“这些年,莼菜的行情不好,收成也不可观。”瞿进富分析,这与他们的水田已种植莼菜多年有关,不光是水田减产,黄连地也减产明显。“一块土地连续栽种黄连的周期不应超过10年,可是我们的土地已超过好多个10年了。”对此,瞿进富很是无奈,目前,还没有合适的经济作物来取代黄连,除了外出务工,黄连仍是当地的主要经济作物。

2013年,瞿进富家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为了摘掉“贫困户”这个帽子,这一年,瞿进富组织七组的村民,修通了到七组的致富路。同年,他在距他家30多公里远的忠路镇金堰村租赁了5亩地栽种黄连。

每到除草、追肥的时候,他就和妻子骑着摩托车,赶上2个多小时的山路去金堰村忙活。遇到雨雪天气,还得从凉雾或汪营集镇绕行,路途中所花费的时间就要大半天。

“最担心的是大雪压垮黄连棚。”瞿进富说,因为黄连喜荫,必须用树枝挡住阳光的直射。而搭黄连棚是个细致活儿,曾担任过生态护林员的他懂得,虽然山上树木葳蕤,但不能随便砍伐。

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2016年,他家成功脱贫,但仍享受着国家精准扶贫的相关政策。2017年,他家在金堰村租赁的5亩土地和自家栽种的黄连都卖出了好价钱,一共收入了8万多元,这一年,他家易地搬迁的房屋建设完成。这年9月,瞿进富被批准成为预备党员,成为双河口村七组百多口人里的第一名党员,他家也被表彰为“十星级文明户”。

“我特地申请退出‘精准脱贫户’这个大家庭,自力更生,创造美好幸福生活,为国家节约一点点,让家庭条件比我更差的去享受政策的待遇。”2018年7月,瞿进富主动向佛宝山生态综合开发区提出了退出精准脱贫户的申请。同年,他家被开发区评为“勤劳致富示范户”,瞿进富本人也获评为“脱贫之星”。

“我们村里有77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仅我们七组就有16户,我希望我的行动能够起到示范作用,让村民们都能够早日摘掉‘贫困户’这个帽子!”瞿进富告诉恩施晚报记者,这几年来,“贫困户”这个帽子如同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镌刻在他的脑海,让他寝食难安。

“都是一个人,都有一双手,戴着‘贫困户’这顶帽子,总觉得别人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样。”在瞿进富看来,唯有自食其力,勤劳致富才是光荣可取的。他说,现在家里通了公路,儿子在浙江务工,他们夫妻俩围绕着这绿水青山做做文章,家里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美好。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从瞿进富的家离开时,但见云海茫茫,雾凇莽莽,峡谷草甸、原始丛林随着公路蜿蜒起伏粉墨登场,为我们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在群山的环抱和缭绕的云雾中,湖水清幽,古木参天,几朵野花在山野间若隐若现,佛宝山的春天已提早来临。

  • 发布日期:2019-05-08 19:25:32
  • 68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今日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