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谷歌微软都在争的技术 老板问你别说不知道

随着企业上云成为趋势,如何在本地数据中心与公有云之间为应用迁移构建桥梁,让大家想到了容器。说到容器,很多人会先想到集装箱,或许在麦克莱恩发明集装箱的时候,并不会想到这种运输方式会推动经济的全球化发展。从本质来看,容器的打包交付方式与码头工人装箱上船很类似。这样的好处在于,既节省了分批搬运的时间,又有效降低了迁移成本。而说到容器,就不能不提Kubernetes——可能是当前最火热的容器编排工具之一。

这个谷歌微软都在争的技术 老板问你别说不知道

容器的历史由来已久,从90年代的Java和J2EE开始,这种通过底层平台为应用程序创建单独使用环境实例的方式就为人所知。随着企业上云成为趋势,如何在本地数据中心与公有云之间为应用迁移构建桥梁,让大家再次想到了容器。事实上,容器引擎在混合云编排中的贡献着实不小。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Docker基于沙箱机制可将任何应用集成在一个轻量化、可移植、标准化的容器中,核心问题就是利用Linux容器技术实现类似虚拟机的功能。通常,企业内部对数据在本地和云端之间的迁移要求是无缝即时的,而容器要做的就是基于底层提供一个抽象层让应用“随意交互”。

对于任何一家企业而言,打包交付的方式都是首选,但遗憾的是现有工具无法在用户使用容器时提供完全自动化的方案。能力越大,需要注意的点就越多,容器可以将package直接从开发环境搬到生产环境,但在生产环境仍有要完善的地方。

在编排层面,常见的编排工具包括Kubernetes(谷歌开源工具)、Docker Swarm、Apache Mesos、Rancher等,它们能够处理复杂任务,例如查找最优运行位置、处理失败任务、分享储存卷或创建负载均衡与容器间通讯的覆盖网络。

Kubernetes使用了计算集群部署并管理容器,通过均衡工作负载来维护性能。在集群中运行时,Kubernetes的自复制性可以从横向或纵向扩展容器数量,以满足多应用迁移的需求。

Kubernetes最初是谷歌开源的一款容器工具,凭借其自身的架构和应用优越性获得了广泛认可,去年9月,谷歌将Kubernetes的控制权转移给了CNCF。时至今日,绝大多数CSP都将支持K8S视为重要的工作之一,像Google GKE(Google Kubernetes Engine)、Microsoft AKS(Microsoft Azure Kubernetes Services)、Amazon EKS(Amazon Elastic Container Service for Kubernetes)等等。

继去年11月开放公共预览之后,由世纪互联运营的Microsoft Azure推出的AKS预计于5月20日正式商用。AKS上线之后,简而言之的好处就是安全、快速、易部署。

首先,通过Azure Active Directory帐户和用户组控制Kubernetes群集的访问,并对Kubernetes资源访问实现精细控制;其次,降低了应用开发复杂度,可定义、安装和升级复杂的Kubernetes应用程序,加速开发、测试和调试容器,并且有开源的工具和API;再者,Azure DevOps Project只需三步即可使用完整的CI/CD流水线和应用监控,将应用程序部署到Kubernetes,Azure容器镜像仓库服务可简化容器开发并管理需要跨多个区域复制的容器镜像。

与云平台的结合发挥合力作用,是大型的CSP推出容器服务的优势。除了微软,像Google Cloud Services就增加了很多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等AI领域的功能,相应还搭配了GPU和TPU的支持,而且在Kubernetes的环境中,使用GPU服务的公司还能使用Kubernetes的引擎让原有的服务平滑使用。

当然或许有人会问,如果想同时用Azure和GCP怎么办?那就要谈到多云了,事实上多云也离不开容器。通过开源的方法,红帽的OpenShift提供了高度模块化特性,用户可以有多种选项进行定制,而且不会丢失任何功能。当然,企业也不用在多个编排工具之间做二选一,Red Hat OpenShift ContainerPlatform 3.4允许使用者跨云分配上述两个编排工具的资源,组件集成、上线测试等流程均交给服务商,让用户实现了自动化。

综上所述,云时代的容器化已成为企业部署业务的重要趋势,如果谁在这场战斗中落后,那么无疑就会失去相当大的一批用户。

相关阅读:

北京通信管理局将百度列入电信业务黑名单 并罚款两万元

MSP未来可期,Bespin Global小荷已露尖尖角

爱大数据,更爱小数据

  • 发布日期:2019-05-08 22:09:15
  • 152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今日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