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历史转折关头

原标题:在历史转折关头

李大钊的探索与中国思想界的脉动是合拍的,而他的思想又是领先的

李大钊是学习法律与政治学出身的。作为一个严谨的学者和思想探索者,他笔耕不辍,发表的文章比较完整地反映出他的心路历程。从这些文章中可以看出,他的探索与中国思想界的脉动是合拍的,而他的思想又是领先的。

李大钊早期的文章和评论有许多内容涉及如何建立国家基本制度。这些文章也反映了他所怀抱的强烈的忧国忧民之情。例如,1915年2月初,李大钊以留日学生总会负责人身份写《警告全国父老书》,警告国人“日本乘世界大战之机欲攫取在华特权,欲灭亡中国”。这是他写的第一篇与一次大战相关的文字。随后,他又发表《国民之薪胆》一文,历数“吾国对日关系之痛史”,揭露日本利用欧战之机将德国在山东特权据为己有,并指出中日间存在的其他问题。

1917年初,中国掀起了一场关于是否加入世界大战的争论。由于中国参战问题的提出,李大钊对这场大战的关注明显增加。二三月间,他连续写了多篇文章,发表在《甲寅》日刊上,讨论与中国参战有关的问题。如:《中国与中立国》《美德邦交既绝,我国不可不有所表示》《我国外交之曙光》《今后国民之责任》《威尔逊与平和》《中德邦交绝裂后之种种问题》等。这些文章中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李大钊提出,“此后吾国之外交不在战时而在战后,外交之致胜,不在以其实力与德为敌,而在以其诚心与协商国及中立国为友”;二是他对美国总统威尔逊所表示的和平主张寄托予极大希望,“然吾人终信平和之曙光,必发于太平洋之东岸,和解之役,必担于威尔逊君之双肩也。今且拭目俟之。”这表明李大钊很希望,大战结束后中国的国际地位能有所改变。

然而,这时真正引起李大钊极大兴趣的是俄国发生的二月革命,他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来关注俄国和欧洲局势的演变。从3月中旬到4月下旬,他连续撰写了《俄国革命之远因近因》《面包与和平运动》《俄国共和政府之成立及其政纲》《俄国大革命之影响》《大战中欧洲各国之政变》《大战中之民主主义》《欧洲各国社会党之平和运动》等多篇文章。这些文章分析了俄国发生革命的原因、介绍了俄国革命的情况和欧洲政情的变动。

最有意思的是,李大钊认为俄国二月革命对于中国政治前途之影响,在于“确认专制之不可复活,民权之不可复抑,共和之不可复毁、帝政之不可复兴”。他还说:“平心论之,俄国此次革命之成功,未始不受吾国历次革命之影响。今吾更将依俄国革命成功之影响,以厚我共和政治之势力。”那时,在李大钊眼中,是俄国人正在走中国人的路,而非后来说的那样中国人在走俄国人的路。

对于1917年11月俄国发生的十月革命,李大钊最初似未给予注意。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这年冬季,李大钊准备改换工作,准备离开上海;1918年初进入北京大学后又需一段时间适应新的工作和环境,无力他顾。二是俄国在经历了二月革命之后形势并不稳定,继之发生的十月革命究竟是前一场政治地震的余震还是一场新的地震,这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作出判断。

不过,李大钊毕竟在政治上是十分敏锐的。1918年7月1日,他写出了关于俄国十月革命的第一篇文章《法俄革命之比较观》。这年11月,在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李大钊发表了一篇著名演讲《庶民的胜利》。他说:“这回战胜的,不是联合国的武力,是世界人类的新精神。不是那一国的军阀或资本家政府,是全世界的庶民。我们庆祝,不是为那一国或那一国的一部分人庆祝,是为全世界的庶民庆祝。不是为打败德国人庆祝,是为打败世界的军国主义庆祝。”“社会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失败,劳工主义战胜。”12月,他又写了《Bolshevism的胜利》一文。这些文章以更加鲜明的态度表明了李大钊对俄国十月革命的赞赏和20世纪人类新式革命的期待。尚需说明的一点是,当时中国知识界对劳工地位的认识与中国战时派出劳工赴欧参战,因而获得战胜国的地位是分不开的。劳工这一阶级在中国知识界的地位由此大为提升。

五四运动之后,李大钊开始集中精力研究和介绍马克思主义,于1919年秋冬之际发表了长文《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一般认为,这是李大钊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标志。而事实上,这是对标题的误读。在中国,这篇文章的确是第一次比较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主义,在马克思主义传播史上具有重要地位。但从文章的内容来看,还不能说李大钊已自认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事实上,李大钊是抱着一个严肃学者对于一种自己尚不大懂得的大学问的那种非常恭谦的态度,愿把自己所知拿来与众人分享,共同探讨,而基本没有表明个人是否信仰的态度。

  • 发布日期:2019-05-09 13:32:41
  • 183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今日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