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在湖北恩施大方就义的何功伟烈士湖北恩施大峡谷

风雨如磐壮士忧,襟怀仗剑报国仇。

流亡苏沪愿难偿,辗转咸宜业未酬。

罚挞皮鞭夷水逝,刑加铁镣淦河囚。

三封简素千行泪,一曲恋歌寰宇留。

这是笔者近期《依钱瑛<纪念何彬烈士就义二十一周年>韵追忆何刘二烈士》所作的其中一首诗作。在何功伟烈士即将逝世76周年的日子里,作为一名作为一名基层党史和地方志工作者、编研者,为宣传烈士事迹,传承红色基因,承袭革命传统,感觉有责任、有义务、有必要,更有现实意义。

一、何功伟革命历程

何功伟,字超寰,别名何斌、何彬、何伟、何明理。1915年11月21日,诞生于湖北咸宁县何家村一个书喷鼻门第。1941年11月17日,在恩施城郊方家坝后山五道涧法场大方就义,英年26岁。

何功伟自幼敏而好学,逗人喜爱,7 岁发蒙,8岁读学堂,学古文、习诗词。1927年8月,在武昌省立第一小学读书。1930年夏,考入省立第二中学。1933年7月,考入省立武昌高档中学。1935年,北平“一二九”爱惜国家掩护主权运动暴发后,何驱驰于武汉各黉舍,发起学生举行声援北平学生的示威游行。嗣后,分开湖北,到上海加入全国学联工作,任常委。1936年8月,经胡乔木、唐守愚介绍,介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七七”事变后,上海成立青年抗日救国服务团,任团组织部部长。11月,回湖北工作。12月,被选为湖北省工委农委委员,在省战时墟落工作匆匆进会工作。1938年3月,调任武昌区委书记。6月,中共湖北省委正式成立,任省委委员。7月,受省委驱使,回鄂南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任中共鄂南特委书记。在柏墩村组成一支拥有300人的抗日游击大队。1938年10月,因“项家山事件”遭通缉。这时,鄂南特委与湖北省委掉去联系。遵照省委预先指示,鄂南工作由湘鄂赣特委(驻平江县嘉义)领导。何到平江,与湘鄂赣特委联系。根据湘鄂赣特委决定,鄂南特委改为鄂南中心县委,任书记。1939年8月,何抵达重庆,向中共中央南方局汇报工作。9月,南方局派何到鄂西工作,先任中共湘鄂西区委宣传部部长(机关设在宜昌)。1940年2月,接任区委书记职务,遂往来于宜昌、巴东、建始、恩施一线,发展党的组织。1940年6月,日寇进犯宜昌,南方局决定在宜昌的工作人员分批撤往巴东、恩施。8月,何抵达恩施,根据南方局指示,中共湘鄂西区特委改选为中共鄂西特委,何任书记。特委为湖北省领导机关,由南方局直接领导,下辖巴秭兴宜工委、来咸中心县委、建巴中心县委、恩施、建始、利川县委以及湘鄂川黔边区局部党的组织。

何功伟主持鄂西特委工作期间,始终在白色恐怖的恶劣环境下,披星戴月,呕心沥血,足迹遍及恩施城乡。他深入工厂、黉舍、机关贯彻党的指示,整顿和发展党的组织,把抗日救亡运动推向热潮。鄂西境内中共党员由1938年4月的11人发展到1940年12月的1900余人。在斗争实践中,他保持向党员进行革命气节教育,要求小我私家利益应无条件遵从党的利益和人民利益,坚决做到富贵不淫、贫穷不移、刚毅不拔,要是被捕,绝不叛党。

可是,可怜地是:1941年1月20日,因叛徒出卖,何功伟被捕;11月17日,英勇牺牲。

二、何功伟民族气节

从1940年8月,何功伟抵达恩施,到1941年1月被捕,到11月17日牺牲,仅仅14个月时间。时间虽短,却永远闪耀着人性的光辉。从现有的党史、地方志文献看:

1940年8月,何妥善安排巴东的工作后,与有身6个月的妻子许云,随西逃灾黎,经过10地利间地跋山涉水,过河淌水,长途爬涉400余里,抵达恩施。这时,南方局负责组织工作的钱瑛(女,1903-1973年,原名钱秀英,汉族。湖北咸宁人)也来到了恩施。在钱的主持下,召开改选会议,何任鄂西特委书记,马识途(原名马千木,重庆忠县人)任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刘惠馨(女,1914-1941年,别名刘一清。江苏淮阴县人,马识途之妻)任妇女部部长。会议结束后,钱瑛对于何功伟说:“许云已近半年的身孕,留在鄂西活动不便当,组织上决定调她到南方局工作。”未几,许云随钱瑛一起去了重庆。谁知这一去,竟成夫妻间地永诀。

1940年6月,宜昌掉守后,湖北的国民党政机关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六战区长讼事令部纷繁迁至恩施。7月初,战区司令主座陈诚抵施,主持战区军务并兼任省府主席。嗣后一段时间内,特务组织便大肆销毁进步书刊,解散抗日群众团体,大造反共舆论,对于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进行盯梢、追捕。何功伟率领同志到敌特势力较弱的偏僻山乡,或以屯子合作事业指导员的身份,宣传抗日救国的原理,揭露日寇、汉奸、顽固派的罪行;或以西席的表面,在屯子开办夜校、识字班,发起和组织群众开展斗争。经由过程这些活动,恩施这个遍及国民党特务的古老山城,一直发出抗日救亡的怒吼;广大屯子的革命形势,更是热气腾腾。国民党反动派对于恩施涌现的革命活动无比气末路,命令在鄂西地区大肆拘捕共产党人和爱惜国家掩护主权进步人士。由于何功伟在武汉工作时就已“露红”,处境无比险恶,上级党决定将其调离。他对于钱瑛说:“大姐,都撤了,这儿工作怎么办?”他坚决要求留下来,组织同意了他的请求。

  • 发布日期:2019-06-09 14:41:36
  • 153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今日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