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始发觉三百多年前公文碑湖北恩施一周天气预报

一件险被当成料石的碑刻档案

6月7日,县里的文史喜好者李维全先生经由过程微信发给我一张图片。第二天清早打开一看,是一块镌刻于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的石碑,距今325年。浏览碑文内容,既不是墓碑,也不是路碑、功德碑,而是一块县署衙门的公文碑。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件弥足珍贵的历史档案。于是,当即将它缮写下来。由于图片中局部笔迹看不分明,便同李维全先生取得联系后,由他邀约最先提供信息的屈春晓先生一道,冒着大雨,驱车前往离县城约20公里的石碑收藏者家中。

抵达目的地后,首先缮写碑文,然后同屋主谈起石碑的来历。他介绍说,1992年县工商银行修建职工宿舍,他用拖拉机运碴石。开挖基槽时,挖出一块长方形料石,由于到家的公路尚未修通,于是将它拉到亲戚家,2015年到家的公路修通后,把它拉回家。经过冲洗,发觉是块石碑,上面刻有文字,于是将它保存下来。同时出土并被他拉回家的还有县署衙门用过的碾槽、类似猪槽的石制器具以及建筑衙门的青砖、凿制青石等。

我敏锐地意识到,工商银行的职工宿舍,刚好地处建始县城老衙门的门口。后来得悉,早在2008年,县文物部门已经给这块石碑做过拓片。

小石碑记录湖广填四川大配景

石碑不大,比普通墓碑还小。横刻大字题目为“巡抚四川地方提督军务督察院条约碑”。基本内容是四川巡抚为各府县下达的关于招民垦荒的八则条约。

为什么会有这么个条约碑?要从明末清初的四川提及。

四川,古称巴蜀,自古以来,四川便被称为天府之国,是西部最大的赋税之仓,人丁兴旺,百业郁勃。但是,这个梦幻般的天府之国,却在明末清初遭到一场浩劫。

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张献忠率大西军入川,至此揭开了四川百年浩劫的第一步,此后不时到1646年,即清顺治三年,张献忠战死,大西政权崩溃,清军入川。

清王朝虽然拿下了四川,但仍是兵燹连年,烽烟一直。先后又遭遇了和大西军余部的战争,平定三藩之乱以及和川东十三营的战争。三十多年的烽烟,加上战争激发的瘟疫大肆流行,“大头瘟”“马蹄瘟”等瘟疫每流行一次,往往一个县数月之内便成空城。

《四川通志》载:“蜀自汉唐以来,人口颇繁,炊火相望,及明末兵燹之后,丁口稀若晨星。”明朝末年,户部记载四川有生齿400多万,然而到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统计,全省生齿竟然只剩9万多人。

建始当时属四川省夔州府。再看清嘉庆版《建始县志·户口志》的记载:“建始旧编坊郭、大安、长受、景阳、新陇、永福、革塘凡是七里。明季流氛荐祸,容美土司伺机残虐,革塘等里在清江河以南,皆被侵扰,县中绝人烟者数十年。康熙二十年后,寇乱削平,庶民复业者仅八十户,编坊郭里,余里裁汰。”《建始县志·田赋志》载:“明季寇乱,地无居人,田尽荒芜,粮额全亏。”

清道光版《建始县志》对于建始县明末清初所遭受的连年烽烟作了越发详尽地记载。先后遭受张献忠所率大西军的屠掠,与川东十三营的战斗,以及吴三桂统治期间与清政府对于建始这块地方的你争我夺,导致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地尽荒废,生灵涂炭,以致绝灭人烟的田地。

早在康熙七年,四川巡抚张德地面对于四川满目疮痍,人烟稀少,难以复原一省之民力,无法完成朝廷税赋的严重现状,上奏康熙帝,倡议朝廷下旨移民添补四川。

这个意见得到康熙帝的支持。在三藩之乱平定后,四川局势趋于波动时,朝廷开始思量天府之国的重修问题。经过朝中大臣们的商议,决定从两湖、两广地区迁移生齿添补四川。

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正月,康熙皇帝正式公布《招民填川诏》。康熙三十二年上任的四川巡抚、提督军务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于养志接到诏书后,根据诏书精神,于仲春二十四日给四川各府、县下达八则“条约”,要求各府、县将条约勒于石,立于署前,令军民人等一律遵守。

夔州府建始县知县李新命接到“条约”后,当即将条约刻于石碑,立于县署衙门头门口。

此碑文虽然由于时间深远,局部文字已漫漶不清,但主要内容无比分明。一是对于有主荒田,限时开垦,若不开垦,概作荒地处理;二是对于新招徕垦荒之户,给予6年内不征粮、免除6年杂差、贷牛借种等惠民法子,同时,豁免复业之民曩昔的公私欠账,宥免从前的一切过犯;三是对于招徕垦荒之户,编入保甲户籍;四是对于霸荒和诈骗勒索的地方土豪劣绅给予严厉制裁,同时对于袒护容隐霸荒行为的官员一并进行参处。

招民垦荒政策带来建始生齿的滋生

就这样一块小小的石碑,反响的是康熙年间清王朝“湖广填四川”这项重大经济政策和民生政策。

  • 发布日期:2019-06-28 22:42:55
  • 79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今日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