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墙内的重生:恩施州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矫治纪实

全媒体记者曾维明 通讯员田凯

罪恶的第一口,让他们在高墙内强制戒毒。在恩施州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州强戒所)内,吸毒人员在封闭的空间内强制戒毒。州强戒所通过戒毒医疗、教育矫正、心理矫正、康复训练和诊断评估等多种方式,让他们逐步摆脱毒品,恢复健康。在这里,他们开始重生。

州强戒所所长杨军说,该所正在进行戒毒医疗中心、教育矫正中心、心理矫正中心、康复训练中心和诊断评估中心等五大中心建设,提高场所科学戒治、专业戒治的整体能力,力争年底前完成全国统一戒毒模式。“强制隔离戒毒工作是一项崭新事业,我们要充分发挥强制隔离戒毒所职能作用,预防和减少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稳定,促进和谐社会建设。”

共同戒毒

父子俩感叹人生没有后悔药

6月15日6点,王坤和儿子王林(化名)同时起床,他们居住在一个宿舍内。整理内务,刷牙洗脸,然后做早操,新的一天开始了。

让王坤羞愧的是,他是强制隔离戒毒对象,儿子王林也是强制隔离戒毒对象。他到这里才半年时间,儿子也进来了。让人意外的是,距离上次见到儿子已差不多有两年时间。

对王林来说,人生的转折就是毒品。没有接触毒品以前,他是一名客车司机,很能挣钱。偶然一次机会,他接触到一个号称可以“提神”的玩意,从此就上了瘾。加上所谓朋友的诱惑,就陷进了毒品中。

“当时他们问我敢不敢尝试,为了面子,一次尝试就陷进去了。”王林说,人生没有后悔药。见到儿子也进来了,他泪流满面,痛不欲生。“我一定要戒掉毒品,不仅是为了自己,我要给儿子做榜样,为家庭负责。”王坤说。

吃完早餐,运动康复开始。

 

戒毒人员在进行运动康复。

他们训练的主要内容有土家摆手舞、太极拳等,在专业老师的指导下,他们学得很认真。一上午,他们都在进行运动康复,汗水顺着脸庞往下流。强戒所的民警仔细观察着每一个吸毒人员,王坤不时看看儿子,眼中满是期望。

“这里与外界完全脱离,我已经300多天没有吸毒了。这次很有希望戒掉毒品。”王坤说。每个吸毒人员都有管教民警,每天他们都会进行交谈。“管教民警要随时了解吸毒人员的思想动态。”杨军说,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主要负责帮助吸毒人员戒掉心瘾。

吃过午饭,下午分成两部分。有的进行劳动康复,有的进行运动康复。

“我把家里的钱都用来吸毒了,失去了亲情,我甚至产生过自杀的念头。戒毒所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我要和父亲一起把毒品戒掉。”王林说,在强戒所内,他们正在改变。

对症下药

帮助吸毒人员科学戒除毒瘾

高墙内,州强戒所每天安排的活动十分丰富。学习、劳动、运动、心理矫治等一系列内容,让吸毒人员开始改变。“我们分析发现,他们吸毒的原因有多种。”州强戒所民警苏啸天说,主要是好奇心、缺乏自控能力、对毒品危害性的认识不够、寻求刺激和人格缺陷等。

规范行为养成,培养戒毒人员良好生活习惯。因第一次好奇染上毒瘾占60%左右。有的只是为了体验一下“腾云驾雾”的感觉,吸上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最小的一位吸毒者才14岁,他吸毒的原因就是“好玩”。“好奇不仅害死猫,还能害死人啊。”苏啸天说,对于毒品,千万不能尝试,要坚决抵制。

戒毒医疗,恢复戒毒人员身体。州强戒所推进戒毒医疗提档升级,与社会医疗机构建设医联体,深化与州优抚医院合作,提升医疗保障水平。“许多吸毒人员都患有疾病,甚至会引发多种疾病。”州强戒所医生表示,他们是特殊的患者,要针对不同病情进行治疗。

运动康复,增强戒毒人员体质。王坤和儿子下午的主要内容是运动康复——跳摆手舞。老师把每一个动作分解,要求每个人做到位。王坤学得很认真,每一个手的位置、脚步步伐的大小,老师都会纠正半天。“这样的运动很好,我们身体都变好很多,许多人体重增加了不少。”王坤说,“感谢党和政府,感谢强制隔离戒毒所,你们没有抛弃我们,让我们有了重生的机会。”

心理治疗,修复戒毒人员人格。民警的交心谈心、心理咨询师的帮助,让他们开始和毒瘾做斗争。“这种心理矫治极为重要,特别是他们离开强制戒毒所走向社会后不再吸毒。”州强戒所教育矫治科科长冉先华表示,在戒毒所内无法接触毒品,长达700多天的戒毒可以让他们走向新生活。

  • 发布日期:2019-07-11 10:30:28
  • 81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今日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