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边吐槽容貌焦虑,一边攒钱整容

我已经有日子没称体重了。

站在镜子面前,我凭昨天的记忆来判断自己是胖了,还是瘦了。

看了一会儿我告诉自己,差不多吧。

差不多就行。

过了青春期,脂肪对增长的渴望,就像互联网公司那么强烈。少吃不见瘦,一多吃就胖。

我一边吐槽容貌焦虑,一边攒钱整容

如果网上对女生的身材审美可以总结出一套ISO9002标准,我应该是个不合格产品,直角肩、蚂蚁腰、蜜桃臀、漫画腿……我一个都没有。

可是,我看上去明明还好啊。

每审视一次自己的身体,我就自闭一次。

当然,自闭之后想开的方法有两个方向。

方向一,刷一刷反容貌焦虑的鸡汤,给自己强化一下“一切容貌焦虑都是纸老虎”的心理暗示。

方向二,一头扎进整容医美的功课海洋里,从动刀打针吸脂术研究到水光线雕热玛吉。

1

我的朋友小A,趁着年前去做了大腿吸脂术,是好不容易在某家医院抢到的专家号。可小A是个体重常年不足90斤的姑娘,在我印象里一直是纤瘦的模样。

我问她,你这么瘦了为啥还去做抽脂呢?

小A说,虽然整体看起来比较瘦,但我觉得大腿有点粗,不够完美。

其实在做抽脂之前,小A已经打过瘦脸针、瘦腿针,做过线雕、双眼皮,她打算今年开始做热玛吉,因为过了25岁已经是需要抗初老的年纪了。她跟我说,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已经有点医美上瘾了,但每次觉得自己身上还有不完美的地方时,医美恰好又有对应解决方案,她就忍不住去做了。

我一边吐槽容貌焦虑,一边攒钱整容

不止小A一个人。在最近一个月里,我身边已经有不下10个朋友去做了或准备做整容或医美。在做整形医美功课时,我看见一个在双眼皮经验贴下的评论说,“虽然我还是个学生,但已经在为明年暑假割双眼皮努力攒钱了!”

通往美丽的路有很多条,做整形医美是需要花钱的解决办法,更简单快速不花钱无风险的办法,是P图。

我的高中同学莎莎,肤白貌美,还熟练掌握手机里一屏的P图app。人家硬件和软件都很努力,所以我每次看她的朋友圈,除了感叹“我giao太美了吧”,想不到其他任何形容词。

我有幸学习过一次她的P图过程,从画面角度、人物轮廓到精修皮肤、调整滤镜,每一步都有专用app,每张照片至少要换6个软件P图。

皮肤上不能有斑点痘痘,磨皮也不能太平滑到失真……

个子可以不高,腿不可以不长,最自然的是增高一下再推一推……

双下巴是坚决不能有的,清晰的下颌线就是生命线……

一丝不苟P图的成片效果就是,看不出哪里P过了,但就是哪哪儿都好看。

虽然有时我也会觉得这样“可以但没必要”,但我还是发自内心地佩服这些努力变美的女孩。

因为哪怕在医疗技术和电子产品如此发达的今天,变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整容医美需要钱,要承担各种并发症风险,要熬过长短不一的恢复期。就算是P图,也需要学习技巧,也要付出精力一点点调整美化,况且我们现在也不敢P得太过分,毕竟认识我的人谁不知道我长的啥样呢?

整容也好,P图也好,只要美就行。虽然我生而不完美,但我还是想努力朝完美靠近一点点。

2

我上周看乘风破浪的姐姐,很糊的第二季也要成团了。姐姐们在公演舞台上拼尽全力地唱跳,一到又燃又炸的舞台,弹幕满屏“姐姐美炸!”“姐姐A爆了!”

我们都喜欢美女,但做美女真的好辛苦。

我和朋友在讨论姐姐们的美貌时,总听到这样的话:看到姐姐们30岁以后依然这么美丽有魅力,突然觉得30岁也不可怕了。

可我们知道,姐姐们有这样的30岁有多难吗?

过了三十四十五十依然貌美如花的姐姐们,是需要不停地做医美、打针、不吃饭、坚持运动,才能勉强维持的。

第一季里金莎带秤吃饭,王丽坤一筷子只吃两粒米,被盛赞“女明星的身材管理”。第二季里陈妍希在初演舞台上穿露腰短裙,被群嘲腰粗小短腿。后来陈妍希晒出自己的工作餐,清一色的水煮菜,连吃鸡胸肉的申请都被经纪人驳回了。

我一边吐槽容貌焦虑,一边攒钱整容

女明星是没有资格享受美食的,连正常饮食都没有。第一季浪姐时,郑希怡吐槽经纪人不让自己吃白饭,曾经和容祖儿两个人一起钻到桌子下面偷偷摸摸的地分6个烧卖。

后来她经纪人回应说,没有当年我的严格,她有今天吗?有这么好的身材吗?有这么好的外形吗?为什么要吐槽我呢?就是证明我是对的。

虽然是实话,但真的太难了。

  • 发布日期:2021-03-09 09:46:20
  • 185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时尚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