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进村庄 致富奔小康40年来,我州农村公路通车里程翻了12倍

本报记者杨亚玲 通讯员谷象莽、胡鸿镳

40年前,我州通车里程约为1400公里,通村公路寥寥无几;40年后,全州农村公路通车里程达17221公里,其中县道857公里、乡道4381公里、村道11983公里,全州所有的建制村都通了公路,都通了客车。40年来,全州农村公路通车里程翻了12倍多。

公路的畅通,改变的不仅仅是村民的通行条件,更开拓了村民的视野,鼓了村民的腰包。连续多日,记者进行了踏访,实地体验了那些蜿蜒曲折的致富路。

同住一个村,走路两小时

一座山,将一个村分成了前村和后村。一个村,因为不通公路几乎与世隔绝。它,就是鹤峰县铁炉乡渔山村。

从州城出发,3小时车程到达鹤峰县城,转乘中巴车,3个小时车程到达铁炉乡集镇,再从集镇出发,沿着平坦蜿蜒的村级公路,约1个小时的车程后,终于到达渔山村。

4

以前,渔山村后村村民就靠索道出山。

3

如今,通往渔山村的道路已被硬化。

“我没想到,在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村里通公路,而且是水泥路。”陈才柏今年78岁,曾担任过渔山村的书记。谈到村里的发展,他觉得自己可以说上一天一夜。

陈才柏本是渔山村前村人,成家后就搬到了后村。成家后,陈才柏就很少回家,不是不想回家,而是离家太远。尽管同住一个村,可是从后山到前山没有公路,要回家就必须翻过一座不知名的大山,这需要两个小时。所以,除非是过年或者父母生日的时候才回一趟家。

如果要去30公里外的集镇赶集,那就更难了。“通常天刚亮就得出发,我们男人走得快一些,天黑之前可以回来。而村里的妇女们就可怜了,特别是那些得带着娃儿赶集的妇女。因为路上需要走走停停,早上出门时她们还得带上火把,晚上回来得有火把照亮。”每每回想起那些翻山越岭的日子,陈才柏都是感慨万千。

为了方便出行,1997年,县里相关单位为村里架起了一条索道。那时候,整个索道只有上下两根长约千余米的铁索,一个铁皮做成的“缆车”,几根木板,一台柴油机。后村200多户村民就靠索道出山。

“下面是600多米的河谷,一般人站上去都腿软,可通过这个索道只需要10来分钟就可以到达对岸的一个集镇,所以村里大多数人都愿意坐这个。”张新建是当年的索道工。

2013年,医生侯立新在渔山村为党滴村民义诊时看见村民出山难,将自己做心脏手术的10万元无偿捐出,为村民们加固了索道。为了纪念侯立新,村民为该索道取名“立新索道桥”,还立下了功德碑。

2017年,通往后村的公路终于硬化了。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兴高采烈地放鞭炮庆祝。

“盼了几十年了,没想到到老了还能看到村里通水泥路。”陈才柏认为,村里通路对于他们这些老年人来说意义尤其不一般。

17221公里!恩施千村飘玉带

事实上,“索道村”通公路只是我州“村村通”建设的一个缩影。说起农村公路建设,不得不说说王光国的故事。

“左有石柱河,右有洋芋河,前面梯子河,后面大山坡,祖祖辈辈像骆驼。”在建始县龙坪乡店子坪村,这首民谣不知流传了多少年、多少辈。“打杵子,背篓子,卖头猪还得3人抬轿子。”这是店子坪村村民十几年前出山的真实写照,他们去一趟集镇,只能用脚丈量,翻山越岭来回三四个小时。长期以来,店子坪村村民上学、就医、赶集都只能沿着洋芋河峡谷两岸悬崖峭壁上的古盐道前往15公里以外的高坪集镇。

店子坪村人曾经一年四季出行离不开打杵子、背篓子,在河对岸一看见拿这两样东西的人,人家就说“那是店子坪村的”。修路,是村里唯一的出路。店子坪村党支部书记王光国发誓要把路修通。

7年时间里,王光国带领村民历尽艰辛、曲折和苦难。身挂悬崖打炮眼,脚踩云梯心也慌。为了公路早修通,男女老少齐帮忙。那种战天斗地、不惧苦累甚至生死的场面至今让人难忘。

2011年,最终在悬崖上凿通了7.5公里的出村路,如今这条路已经成了红色教育路、绿色旅游路。崭新的进村公路延伸到每家每户,新架的店子坪大桥贯通南北,开着车子从村里到集镇也只需半小时。

“现在公路通了,桥架好了,产业发展起来了,搬出去住的人又搬回来了。”王光国说。

  • 发布日期:2019-05-09 06:47:52
  • 159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多彩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