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二孩時代兒科醫生緊缺武漢醫院重開兒科病房有點難

原標題:全面二孩時代兒科醫生緊缺 江城醫院重開兒科病房還是有點難

  全面二孩時代,大醫院兒科病房一床難求,一直是讓家長們頭疼的問題。為緩解武漢市兒科醫療資源短缺問題,武漢市衛計委於去年底出台規定,要求到今年底,全市二級及以上公立綜合醫院全部開設兒科病房,其中三甲醫院兒科床位不少於45張,其他二級以上公立醫院兒科床位不少於30張。

  如今,兒科病房重啟工作進展如何?連日來,記者探訪了解到,武漢市中心醫院本月初重開兒科病房,其他部分醫院兒科病房仍在籌備之中。

  1 新開兒科病房 方便患兒就醫

  7月5日,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新開設了兒科病房。昨日上午,記者看到,兒科病房走廊牆上畫著豐富多彩的卡通系列彩繪,陽光房裡有滑梯等兒童娛樂設施,還有不少設計溫馨而具有童趣。

  剛滿一歲的圓圓,因患支氣管肺炎,在該院住院治療。圓圓的父親劉先生介紹,他家住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旁邊,以前該院區沒有兒科病房和夜診,圓圓剛出生時,有時夜晚發病,家人隻能把他送到同濟醫院或協和醫院就診,不僅距離遠不方便,排隊等候時間也長。一次圓圓夜間高燒,到達同濟醫院時已出現高熱驚厥,幸虧救治及時才轉危為安。

  “現在,家門口的大醫院有了兒科病房和夜診,我們心裡踏實多了。”劉先生說。

  武漢市中心醫院兒科主任姜紅介紹,該醫院兒科病房目前共收治患兒100多人,出院70多人,日均住院人數35人左右,床位使用率約80%。

  2 全面二孩時代 兒科一床難求

  從上世紀90年代起,包括武漢在內,全國許多地方的公立綜合性醫院陸續關停兒科病房。究其原因,一是兒童用藥量、輔助檢查及收費項目較少等,公立醫院兒科成為“不掙錢的科室”﹔二是醫學院校兒科本科專業停止招生,兒科醫生人才流失嚴重。

  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以及武漢市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百萬校友資智回漢、百萬大學生留漢就業創業等利好政策影響,近年來,大批青年人才落戶武漢。與之相伴的是,武漢市的兒童數量逐年攀升,兒科醫療資源缺口較大,特別是優質兒科醫療資源相對不足的問題日益顯現。

  東西湖區居民沈先生告訴記者,去年冬天,他6歲的兒子因患急性上呼吸道感染與支原體感染,需要住院治療。他帶著兒子到同濟醫院,被告知床位要等一個多星期﹔隨后他們又來到武大人民醫院兒科,依然沒有病床。他在護士站登記后,被要求次日再來。第二天,他從早晨一直等到中午,才幸運地等到一張病床,而此時還有十余名家長帶著孩子仍在苦苦等待。

  據了解,在同濟醫院、協和醫院、武大人民醫院、省婦幼保健院、武漢兒童醫院等,兒科一床難求已是常態。特別是秋冬季節,呼吸道疾病高發,各大醫院兒科常常人滿為患,醫院隻能通過取消醫生休假、延長工作時間,滿足就診需求。

  武漢市衛計委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市實際開放兒科床位4076張,平均每1000名兒童擁有兒科床位數2.29張。據國家規劃,到2020年,全國平均每1000名兒童擁有兒科床位數達到2.2張。按照武漢市規劃,到2020年底,兒科床位達到5400張至6000張,但因兒童人數增長較快,兒科床位數距國家規劃仍短缺1324張至1924張。

  3 兩大現實原因 導致人才短缺

  連日來,記者採訪了解到,開設兒科病房,主要困難是兒科醫生缺乏。一方面,自1999年起,兒科本科專業停止招生,而新的兒科醫生培養機制遲遲未能建立﹔另一方面,兒科醫生收入偏低、職業風險高、工作負荷重、醫患關系緊張等原因,使得兒科醫生人才流失嚴重,各大醫院普遍面臨兒科醫生短缺問題。

  這一點,武漢市中心醫院副院長楊名深有體會。他說:“如今,武漢不少醫院都在‘搶’兒科醫生。但在有限的市場份額裡,確實存在不少困難。”

  武漢市武昌醫院兒科主任黃中炎表示,為了開設兒科病房,該院今年招聘了三名醫療專業應屆畢業生,目前正在加緊培訓。該院還送了兩名醫生到武漢兒童醫院進行轉崗培訓。

  武漢市第八醫院也在籌建兒科病房。“最難的就是兒科醫生招聘。”該院副院長李鋼琴說。該院設有兒科門診,但沒有兒科病房,為此,醫院從去年起開始招聘兒科醫生,但目前仍有缺口。

  武漢市衛計委相關負責人介紹,截至2016年底,全市平均每1000名兒童擁有兒科執業(助理)醫師人數0.75人,略高於全國平均水平,但與美國等發達國家有較大差距。預計到2020年底,武漢市兒科醫生人數最低應增加到 1690人至1880人。

  4 部分兒科病房 時隔多年重啟

  • 发布日期:2019-05-09 17:34:39
  • 79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多彩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