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从《恩施日报》起航

记忆里,父亲很爱读《恩施报》。小时候,很少能见到报纸,偶尔在家能见到半张《恩施报》,也是父亲或是母亲生病在附近药铺抓中药时包药带回来的。我记得那时的《恩施报》是双日刊、4开4版小报,铅字黑白印刷。父母亲舍不得扔掉,每次都要悉心将报纸展平,借着灯光,翻过来翻过去仔细阅读一遍,一边讲给儿女们听,一边又将报纸折叠起来,放在隐蔽的地方,以备作它用。

1984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视察鄂西,并亲笔为《恩施日报》的前身《鄂西报》题写报头。那时,我正上初二。周末,我将《鄂西报》带回家,父亲喜不自胜,小心翼翼将报纸拿在手里,连声说:“好!好!好!这么大领导都能到我们这个地方来,好!”然后又叮嘱我说:“你要好好读书啊,将来也写文章在报纸上发表。”

带着父亲的嘱托,我一直勤奋读书。遗憾的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二年,父亲因为肝腹水重病早早离开了我们,那时他才56岁,最终没有等到我在报上发表文章的那一天。

逝者如斯,父亲的愿望我一刻也没有停止为之奋斗。在乡下工作之余,我拼命写着各种文体的书稿,小说、散文、诗歌、新闻,逮着什么就写什么,也向《恩施日报》以及其前身《鄂西报》投过稿,但最终都石沉大海。虽然看着报上别人发表的文章好生羡慕,但我自己从未颓废、气馁过,总在总结中摸索、在摸索中总结。

2011年,我担任宣恩县人武部机关宣传报道员。对于我来说,压力有山大,但动力同样有山大,自己终于有一个宣传报道员的“身份”了。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当年4月,随部领导深入“恩施屋脊”宣恩县椿木营乡检查调研民兵武装工作,得知该乡武装部副部长汪鼎昱,扎根高山从事武装工作近20年的事迹后,经过深入采访,连夜赶写了一篇2000多字的通讯稿件《“老武装”的奉献之歌》。

在《恩施日报》年轻记者毛国寅老师的斧正下,《恩施日报》以整版视点特稿的方式发表。拿着署有自己名字的报纸,我欣喜若狂。可以说,毛国寅老师和《恩施日报》是我写稿投稿发稿的引路者,让我终于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也让我在写作的道路上有了无所畏惧的勇气。当时,就大胆向原广州军区主办的《战士报》、中央军委主办的杂志《中国民兵》投稿,得幸也有“豆腐块”或图片发表。

一发而不可收,多年来勤奋的笔总不肯停下。尽管工作单位不停变动,工作岗位不停变动,工作职能不停变动,先后从县人武部调至县畜牧兽医局,又从县畜牧兽医局调至县纪委,但唯一不变的是写稿、投稿、发稿的初衷。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坐在哪个岗位,写文章始终停不下来。

2013年,第一次被恩施日报社评为优秀通讯员,这是对我的激励,让我有勇往直前的力量。2014年,除在《恩施日报》发表新闻稿件和新闻图片外,也开始将写作视野拓宽延伸到散文和理论文章,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在《恩施日报》发表多篇理论文章,2015年首篇散文《猫的悲哀》在《恩施日报》发表。

我是一个极其爱尝试的人。2015年,我又将笔头瞄向时评文章,虽然开始也很胆怯、忐忑,但有《恩施日报》编辑们给我勇气、力量,我便无所畏惧。当年1月,我的第一篇时评文章《依规治党的关键是从严执纪》在《恩施日报》见报。

有了成功的体验,我就专攻时评了,虽然工作单位又几易其地,但撰写时评犹如醇酒始终滋润着我的心田,不仅让自己时时具有昂扬向上的心态,也让自己时刻保持着一颗传递正能量的心。

至今,我连续六年被恩施日报社评为优秀通讯员,也在《恩施日报》《湖北日报》《农村新报》等党报党刊发表文章400多篇。《恩施日报》成长70周年,但伴我成长却近50年,它既是恩师,也是我梦想成长的摇篮,将伴随我度过余下漫长的人生。

  • 发布日期:2019-07-10 17:41:59
  • 182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多彩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