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州城龙洞河上那几座“老桥” 是交通要道 更是历史记忆市民呼吁请好好善待它

不同于清江的大开大合,龙洞河低调而蜿蜒。它穿过三孔桥,从凤凰山山脚流向五峰山山脚。这段并不算长的龙洞河,河面不宽,但上面仍然架起了几座小桥。这些桥没有清江河上的桥壮观,却是人们通行的要道。人们对这些桥有怎样的记忆?它们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现状如何?记者随机选取了六座桥进行探访。

三座连接圆梦庄与城市的桥

“圆梦庄原是一片肥沃的水田,田里种出的水稻穗大粒满。”今年82岁的周笃志说。1954年,周笃志来到恩施,先后在原木材厂和林业局工作。在他的记忆里,圆梦庄的龙洞河以前有座用木板搭建的小桥,遇到发大水时,小桥经常被冲毁。

上世纪90年代初,红庙经济开发区征地修建成现今的圆梦庄。随后,很多人前来做生意,这里变得热闹起来。

圆梦庄内蜿蜒的龙洞河上架起了三座桥。进入圆梦庄的是二桥,出圆梦庄的是一桥,而三桥将圆梦庄的南北两片连在一起,这三座桥让圆梦庄的道路与城市的主干道相连。从“一桥一巷”到“三桥九巷”,圆梦庄内的道路命名、管理划片都与庄内的三座桥有关,这三座桥是进出的绝对要道,许多人都是经过三座桥走进圆梦庄。

今年65岁的红土人赵新兰全家在三桥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平时老两口会做一些霉豆腐、豆豉、盐菜等小菜到三桥附近摆摊叫卖,算是新来的圆梦庄人。

只要天气不恶劣,每天早上,菜农胡翠华都会挑着一担菜沿街叫卖,而她每天必然要去的地方就是圆梦庄。从二桥进圆梦庄,过三桥进到最里面,最后从一桥出圆梦庄,这是她的固定路线。因为菜新鲜,这一圈走下来,菜基本已经卖完了。她算是不固定的圆梦庄人。

像胡翠华这样沿街卖菜的菜农不在少数,但在圆梦庄里面,这些流动的卖菜人只能算是少数群体了。

三孔桥居委会于2002年搬入圆梦庄办公。据居委会统计,现圆梦庄里有280多家常住户,商户有230多户,常住人口达到2800多人。每天不断有人进出这里,买卖东西、过路、消磨时光,运送货物的车辆穿行其间。

现在,三座桥竖有“严禁摆摊设点、乱倒垃圾”的警示牌,但许多的菜农、绿植贩、水果贩仍然在桥上摆摊设点。桥面的垃圾有人随时清理,但又有人随时倾倒。

栖凤社区居委会旁的小桥。

栖凤社区居委会旁的小桥。

 两座年老的交通要道桥

“施恩堂路龙洞河老桥因年久失修,护栏已严重损坏,行人、车辆较多,有安全隐患,现急需维修整改。目前土桥居委会已设立警示牌、牵拉警戒线,特请示上级部门解决!”这是土桥居委会写给舞阳办事处的一份报告。

这座老旧的施恩堂路龙洞河老桥是一条不折不扣的交通要道。

今年78岁的廖康启是原制药厂的车间主任。1968年制药厂建厂时,他就在厂里上班。据他介绍,他到厂里上班时,这座桥就已修建好,不过那时候桥上除了制药厂的运煤车,几乎没有其他车辆经过。

这座桥附近有地质大队的老宿舍区、原恩施高中的宿舍区、土桥社区居民、部分圆梦庄居民,大家进出都会经过这座桥。恩施高中还未搬迁时,这座桥上不知走过多少名学生。

随着生活越来越好,家家户户购置了汽车,每天有大量车辆从桥面经过;有的车主将车停放在桥上,无形中加重了桥的负担。自然的风化、通行压力大,老桥已显示出了“疲态”,桥两边的部分护栏裸露出了钢筋,部分扶手开始松动。土桥社区工作人员在桥上拉起了警戒线,竖立了警示牌,提醒过路人员不要太靠近桥边。

位于栖凤社区党员活动中心旁也有这么一座桥。这座桥靠近舞阳中学,桥头有一棵至少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树。

舞阳中学门口有一个菜市场,每天早晨、傍晚,此处热闹非凡,栖凤社区、窑湾社区的居民如果要到菜市场买菜,多半会选择走这座桥。

这座桥修建于1984年到1985年间,只是作为人行桥。这座桥的附近有栖凤社区、窑湾社区等多个人口密集的小区;还有舞阳中学以及湖北民族学院一个分校区。到了放学时,这座桥格外热闹。

“从这里到菜市场很方便,我每天都要从这里过路。现在人没有以前多,以前这里要拥挤很多。”72岁的谭必活就住在这座桥附近,他每天买菜、散步都要经过这里。

在谭必活看来,这座桥不年轻了,桥面、桥头的阶梯部分已破损,钢制的护栏有些地方已锈蚀腐坏。如果这些能够得到修缮,居民出行会更加安心。

原州体校后面的便桥。

原州体校后面的便桥。

 一座让人印象深刻的桥

“我老公从桥上掉下去过几次,还好下面有水,才没出人命。”家住窑湾社区老鹰坝组的蒋琼说。

  • 发布日期:2019-04-15 17:00:25
  • 125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多彩恩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