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的村官之旅

  ———记2009年大学生村官基层服务成长堡垒

  村官之旅与其说是时间在记忆,不如说是奉献在前行。她让我找到无尽向往与憧憬,更让我拥有坚定励志和情怀······

  这一趟旅程始于2009年腊月的一天早晨,结束在2012年冬天里。

  那天早晨很冷,九点二十坐上一辆中型普通客车,从县城出发,没有暖气,也缺乏人气,稀稀几人,沿着都柳江畔蜿蜒盘上。客车驶过桥面,翻越山头,在江流、森林与悬崖之间缓缓而行。踉踉跄跄,喋喋不休,加上时间恋上坑坑洼洼的公路,感觉特别漫长。好歹一路有小鸟作伴,细雨相随,还有镶间在半山腰上起伏叠嶂的梯田招手,此刻,通过班车缝隙渗透进来的寒风一下子变得柔情了许多。不长不短,历经4个多小时,终于从这座山坡来到那座山头抵达服务所在乡驻地。

  一下车,一条路、一条街、几栋屋、几只鸡、几条狗和蒙蒙雨雾夹杂在寒风中不停地热烈欢迎。当初满怀立志顿时变得失落起来,心情还有些忐忑。好男儿志在四方,重整情绪,不忘初心,手拿大学生村官到村任职服务文件(贵州省从江县加鸠乡高台村),提起背包,迈开大步径直走向服务村所在加鸠乡驻地报道。

  加鸠乡坐落在贵州省从江县西部的月亮山腹地。距县城114公里,乡驻地海拔830米,其余村寨均坐落在海拔600米至940米的岭脊上。来到政府办公楼门前,三层楼的砖房外墙满是历史记忆,一看就知道上了年纪,若是没有闪闪发光“为人民服务”五颗大字,还以为是危房。走进服务大厅,潮湿的雾气早已浇透了地板,使人心情有些沉重,站在服务窗口的同志甜蜜微笑融化了这一切。

  报道获悉,这里干部十分缺乏,大学生村官到村任职实质就是像正式干部一样,既要做好乡里股室工作,又要抓好村级发展,吃住多数都在乡政府。

  既来之,则安之。村官之旅第一夜就留下难忘美好的回忆。由于干部住宿条件紧张,不足十平米的办公室就是寝室。那一夜,一个人、一张床、一场毯、一阵风和零到几度在不断发生情感碰撞,一次又一次达到高潮。入睡又醒,反反复复,夜漫长终会梦醒,激动过后让自己更加努力奋进。

  新的环境、新的生活、新的工作,从工作简报到草拟文件,再到为群众解决实际问题,点点滴滴伴随着成长,分分秒秒见证与同事之间、和群众之间的情感并取得工作成效,更值得拥有和珍惜的是努力永在脚下。

  高台村,一路崎岖,从山头到山底,又从山底到山头,故有“上到云端,下到溪边,两山能对话,相会要半天”相传的民谣。离乡所在地21公里,海拔680米,一个自然寨,三个村民小组,124户489人,十个姓氏,都是苗族。集居在月亮山脉孔明塘脚下,与贵州省榕江县计划乡比邻,是加鸠典型的半山腰坐落村。全村国土面积为2.63 km2,耕地面积321亩,(其中田为282亩,土为187亩),经济来源主要靠种植田地和外出务工。共有4户五保户,82户低保户,是加鸠乡贫困的一类村。村有黑香猪、小个子黄牛、韭菜、九月笋等特产。房子都是木质结构,而且绝大数经历了40余年的风霜洗礼,80%盖的全是木皮,一到雨季,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是家常便饭。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寻思帮助群众改善住房条件迫在眉梢。2010年,农村危房改造工程在从江县全面铺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作为最需要改造的高台村,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铆着一股“舍我其谁”的干劲,向乡党委请求力扛“危改大旗”。先后多次召开群众大会,疏通落后陈旧思想观念,激发村干主观能动性,讨论完善细化评定方案,最后向乡党委政府大胆提出,并以个人担保,先给群众支付危房改造补助资金40%,验收合格后再支付60%。得到乡党委政府的大力支持,群众看到了实惠,危房改造工程在村里开展得如火如茶,男女老少齐上阵,场面十分动人。提前完成新建9户,维修111户,危房改造工程覆盖面达到了96.7%,并胜利通过省、州、县、乡验收,群众住房条件发生了历史性转变。

  如果说农村住房条件是定心丸,那么农业生产和生活用水就是命根子。这里老一辈根据地理环境,将农田开垦在半坡上,形成一道美丽耀眼的梯田风光,但极不容易蓄水,只能靠天吃饭。人民群众饮用水也非常困难,需要到三里之外的路程挑水喝。解决这一难题,多次与村干考察水源,并将考察好的水源送到县城化验,形成可行性报告向乡党委政府汇报,在乡党委政府的统筹安排下,2011年先后完成水利工程1500米和自来饮水工程5600米,帮助解决了120亩农田灌溉和489人及2000多头畜生饮水问题,人民群众的幸福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 发布日期:2019-03-14 13:30:20
  • 200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青年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