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能接客鸭店!年入804万人,上门服务却不行,why?恩施58同城

其业务收入在2012年达到19.4亿的高点后,持续几年都在18.5亿元上下浮动,增长停滞,2016年接待客流770.57万人次,营收18.47亿元,2017年业务额仅18.56亿。

持股1810万股的二股东IDG资源,持有3年,只赚了十几个点,加之全聚德的业绩表现导致股价跳水,IDG已经开始清仓式减持,全面退出。

这只老鸭,有点跑不动了。

1

打造中国的麦当劳

烤鸭第一股靠一部电视剧走红

全聚德,至今154年历史,属于烤鸭派系中的挂炉烤鸭。

新中国成立之后,全聚德烤鸭一度成为周恩来总理招待外宾的重点国宴菜式。

1954年5月6日,周恩来总理加入日内瓦会议用烤鸭宴请影戏艺术巨匠卓别林。

1972年,前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当时,周恩来总理请他吃了全聚德烤鸭。

……

1993年,全聚德集团组建。1994年全聚德株式会社成立,提出连锁经营的思路,要打造中国的麦当劳。

这应该是全聚德第一次重大转型,为了把这个百年老字号打造成金字招牌,全聚德做过两件事,堪称文化营销案例佳作。

第一件,讲故事。

2002年,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人艺)建院50周年,全聚德协助排演了以全聚德发展历史为原型的话剧《世界第一楼》,社会反应热烈。

2004年,以此为底本,全聚德与紫禁城影业公司合作拍摄了32集电视持续剧《世界第一楼》,央视一套黄金时间播出,成为热播剧。

当时,全聚德各店营收和接待人次增长了50%以上,店店排队。

第二件,竖传承。

2007年,北京前门大巷改造,全聚德老店装修。

全聚德则顺势做了一次老店火种保存典礼,从全聚德起源的前门老店引出百年炉火火种寄存,引起了广泛关注。

两次营销就奠定了全聚德的文化职位地方和品牌影响力,吃烤鸭已经不是一种单纯的餐饮行为,而是一种民俗征象。

从成立株式会社那天起,全聚德就已经开始动手上市,然而前后13年,3次掉之交臂。

只管云云,全聚德并没有放弃上市梦,终于在2007年胜利IPO,成为A股餐饮头牌,烤鸭第一股。

随后在2014年,以非公开发行办法引入资源IDG资源,并且成为了第二大股东。

这就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全聚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两大阶段。

2

做“互联网+”最晚走的最早,

全聚德一败涂地

2016年4月全聚德成立了北京鸭哥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全聚德外卖和全聚德电商。

但是,2016年整年,鸭哥科技亏损1344.4万,2017年上半年又亏损243.7万,最终,2017年4月,年仅1岁的鸭哥科技无奈关停。投入和损掉都不算大,但此次转型宣告掉败。

“互联网+”也不再是全聚德的重点内容。

外卖市场已经相对于成熟,为何晚入的全聚德走的最早?

谜底是,性价比。

1. 产品(品牌定位)与外卖消费人群不匹配

全聚德的外卖,并没有同其堂食区隔开,其价位在人均200往上,是民众外卖产品价格的数倍,一点都不布衣。

2016年7月,有媒体对于全聚德外卖营业客户端“小鸭哥”统计发觉,除了全聚德手工鸭卷外,其他所有菜品的销量均不过百。

外卖的主要消费群体是年轻人,与全聚德的高端走位显着并不匹配。

从外卖平台消费人群层级来看,2015—2016年,绝大局部中国外卖用户消费金额集中在200元以下。

《CNNIC第39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讲演》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外卖市场,快食简餐是最脱销品类 ,占比高达73.6%,汉堡披萨位列第二。

两组数据并没有直接指向烤鸭这个品类,但却间接显示出,200元阁下的烤鸭产品并不是外卖市场的主流,关联性很低。

2. 忽略了消费场景

烤鸭,比拟其它更休闲化的食品来说,并不属于常态化食品。

提及北京烤鸭,往往会令人想到某些带有特定元素的消费场景,比喻京味气势派头,古喷鼻古色,雕梁画柱,明火烤炉,巨匠傅现场烤制,现场片肉等等。

比喻,很多消费者说,去全聚德不止是因为烤鸭好吃,更多的是图他的用餐环境和服务,一对于一服务,让人有种VIP的感到,请客用饭有面儿。

周黑鸭也是做鸭,但其产品是休闲食品属性,不需要特定的消费场景,更切合如今年轻人自由随意的休闲气势派头。

这就是外卖与堂食的最大区别,外卖再发达,用户再多,堂食的体验是无法送达的。

同是做烤鸭外卖,2014年就开始进军互联网的金百万的做法就很有清晰,勇敢砍失了一半的直营门店,全力聚焦于外卖。经由过程对于供应链上各个环节的资本整合,2016年,金百万的烤鸭外卖做到了3个亿的业务额。

大董烤鸭的外卖,另辟门路,做起了“烤鸭汉堡”。

  • 发布日期:2019-06-08 04:13:50
  • 51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