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贝快餐项目开业不足3月即暂停 被质疑决策轻率恩施大峡谷附近酒店

  麦喷鼻村暂停 西贝难尝快餐“味”

  西贝快餐项目麦喷鼻村开业不足3月即暂停,宣称回归莜面村主业,外界质疑其决策轻率

西贝快餐项目开业不足3月即暂停 被质疑决策草率恩施大峡谷邻近酒店

  麦喷鼻村北京工体东路店正等待总部停业通知。新京报记者 夏丹 摄

  西贝的麦喷鼻村项目开业不足3个月就宣告夭折。10月14日,西贝董事长贾国龙经由过程微信朋友圈宣布消息称,暂停西贝旗下快餐项目麦喷鼻村,未来将主要致力于西贝莜面村的发展。

  而早在2016年12月,运行3个多月的另一快餐项目西贝燕麦面也因过于小众化而叫停。西贝曾提出开10万+快餐门店的愿景,随着项目的接连暂停,这一筹划实施的难度凸显,外界更是质疑其项目决策上的轻率性。近年来随着快餐行业老品牌状况频出、新兴品牌增多,涉足快餐业的餐饮品牌都将面对于突围难题。

  北京麦喷鼻村等待停业通知

  10月14日,西贝董事长贾国龙在朋友圈宣布消息称,“我们决定,暂停快餐项目,聚焦西贝莜面村,连续迭代升级……”这意味着开业仅2个多月的西贝麦喷鼻村即将关停。

  今年7月18日,在终止快餐项目燕麦面半年后,西贝启动麦喷鼻村。据媒体报道,西贝蓝本筹划于今年岁尾将麦喷鼻村门店增至21家,三年筹划开店1000家,如今却也难逃“短命”结局。

  对麦喷鼻村项目暂停缘故原由,西贝一位于姓负责人奉告新京报记者,创办麦喷鼻村的直接目的不是经济利益,而是为了增加顾客体验,提供更多产品。如今对于该项目的暂停“不能说是止损”,而是想更聚焦于主业西贝莜面村的发展。

  10月21日,新京报记者致电北京麦喷鼻村北京独一门店工体东路店,店员表示目前仍在业务,但已经接到停业消息,具体安排等总部通知。

  10月22日下战书,在麦喷鼻村工体店,新京报记者看到上下两层的店面约30个座位,上座率约为三成。店员说,因为正值周末,店内就餐人数较少,平时客流量不错。据相识,目前该店10多名员工均来自西贝莜面村,而菜单已经是第三次改版,主打面食,定价均在20元以上,比拟于其他品牌价位偏高。对关店消息,店员称该店面即将改装,以继续经营西贝莜面村品牌。

  餐饮连锁品牌战略参谋王冬明认为,西贝此前高调推出快餐项目麦喷鼻村,按照西贝的预期,在互联网+的思维模式影响下,先借助于宣传效应吸引顾客,约用半年时间投入成本去扩张和宣传,但没想到市场并没有给予它响应的报答。

  定位模糊面临扩张难题

  西贝谋划进入快餐行业始于2015年。2016年9月,西贝首个快餐项目燕麦面开张,贾国龙随即发布“10万+门店”战略。但是仅3个多月后,西贝燕麦面即被叫停。贾国龙对于此解释为“个性化太强,容易成为小众品牌,难以承载西贝10万家的梦想”。

  据媒体报道,按照贾国龙的设想,西贝燕麦面将“经由过程10万+小店造诣10万+小老板”,因此西贝燕麦面也将由之前的直营模式改成加盟模式,由西贝负责供应链。

  叫停燕麦面后,麦喷鼻村应势而生,同样采取员工加盟策略,以期再次实现“造诣10万个小老板”的梦想。在贾国龙的设想里,麦喷鼻村“要跟沙县小吃一样接地气,又不能那么 Low”,但他也曾对于媒体表示“拿捏起来特别难”。其难度表现在品牌称号、产品品类、门店选址、受众需求等具体层面。

  但是从定名开始,麦喷鼻村就受到质疑。天图资源合伙人李康林曾暗指西贝“起了一个让人容易联想到点心铺的名字”。在民众点评北京区域搜索“麦喷鼻村”,的确有多家麦喷鼻村蛋糕店涌现。

  此外,麦喷鼻村产品定位也较为模糊。最初,麦喷鼻村主打小碗菜、焖面、手抓饭等8大品类,后来又换成汤面、拌面系列。面世之初,麦喷鼻村提出其产品策略为“以消费者为导向,经由过程外部需求来定位产品”,并表示麦喷鼻村38个SKU及4种套餐的组合将会在未来3个月内频仍调剂,最快1-2周就要调剂一次。

  西贝舍快餐欲回归主业

  前后两个快餐项目均草草收场,外界不免质疑西贝决策的轻率。实际上,从西贝的创业历史来看,开创人贾国龙不时善于“折腾”。从2010年起,西贝的招牌称号频仍调换,从最初的“西贝莜面村”到“西贝西北民间菜”、“西贝西北菜”,再到“西贝烹羊专家”,最后又回到“西贝莜面村”。纵然频仍更名会削弱品牌的传播力和辨识度,但贾国龙仍认为此举是为寻找西贝的最佳定位。

  • 发布日期:2019-06-09 15:48:44
  • 60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