睹照忆旧——父亲陈迈众影象中的田汉恩施富硒产品

原题目:睹照忆旧

睹照忆旧——父亲陈迈众记忆中的田汉恩施富硒产品

1956年湖南皮影队在中南海怀仁堂作归国汇报演出后合影。右三田汉,右四陈迈众,右五贺龙,右七董必武。

编者的话

今年3月12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词作者田汉生日120周年。湘江周刊特刊发文章,以纪念这位诞生湖南长沙县的精彩的戏剧作家、诗人、词作家、影戏编剧、文艺品评家、文艺活动家。

没想到才华纵横的田汉那么英俊儒雅

翻看父亲陈迈众(曾担负湖南木偶皮影剧团首任团长)收藏的黑白老照片,其中有一张是董必武、贺龙与父亲所在的湖南皮影队成员的合影。站在父亲左边,有一位身着西装、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他那诗人般愁闷的艺术气质,格外不同凡是响。我好奇地问父亲,此人是谁?

他是田汉先生!你不认得?

田汉的台甫,臭名昭著。照片中的田汉,天庭饱满,剑眉凝目,鼻如悬胆。没想到,才华纵横的田汉竟是那么英俊儒雅。

相片中父亲站在中间而田汉在侧边,俨然不合惯例。“是田先生主动谦让的。”父亲解释道,“照相时,他把我让到贺老总身边,说我常常跟他们合影,你机会难得。当时成为一段韵事。大家都感觉他尊重基层干部,待人厚道。”

提及田汉,父亲的情绪热络起来。

为戏剧呼吁,为艺人请命

“我先认识田先生的弟弟田洪,也叫田老三。我们曾在湖南省湘剧团共事,他任团长,我任新落成的湘江剧场司理,后兼省湘剧团副团长。我们相处如兄弟般。田老三常说些长兄田汉的逸事,他不时跟着长兄田老大。”

第一次与田汉见面,父亲强烈感触到田汉的人格魅力和对于戏剧事业的注重。

1956年5月,任文化部艺术局局长、戏剧家协会主席的田汉与湘籍历史学家、北大副校长的翦伯赞一同来长沙视察。视察完省湘剧团后,父亲又陪同他们视察了位于樊西巷湘剧二团的宿舍,演员的住宿条件让田汉揪心地疼:“上下两层楼房住了140小我私家。楼下大厅住了十几户人家,隔一层帐子便是一家。只身艺人两小我私家一铺,也有青年女演员住在两对于夫妻当中的。人既拥挤,地也湿润,身体和精神的安康都不能保障。国营的省湘剧团与民营的湘剧二团比拟,艺人的扮演武艺无甚高低,待遇却有大相径庭。”

田汉是个有柔情也有豪情之人,甚至有路见不平、拔刀互助的肝胆。湖南、广西、上海一路视察,他格外能体会到艺人的疾苦:“解放多年了,剧团和艺人的生活条件仍很糟糕,这阐明政府对于戏剧重视不够,没有关心演员的生活。”他公开为戏剧呼吁,为艺人请命,在戏剧报上连发《必须切实关心并改良艺人的生活》《为演员的春天请命》两篇文章,又专门向周总理汇报此事。田汉这种朴拙待人、直言率性、胸无城府、讲情重义的个性,给父亲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父亲受到两位戏剧大家的艺术熏陶

隔年,文化部在北京召开全国戏剧巡回演出,父亲作为湖南省的代表加入。田洪托他带些浏阳豆豉和火焙鱼等土特产给在北京的老母亲。听见乡音,80多岁的田老太易克勤喜不自禁,定要留父亲用饭,拿出通常舍不得吃的点心招待父亲。父亲得空就去看望老太太,有时就在白叟家那儿用饭,田汉也常过来用饭。父亲看了看田汉对于老太太说,她两个儿子的头都很大,是“大脑壳”(湖南土话,称当大官的人是“大脑壳”)。老太太听了直乐,田汉则不禁自立地摸光头的大头。

在京期间,父亲常去拜访田先生。他和妻子安娥住在细管胡同9号院,庭院内有一棵田先生亲种的枣树。厅堂很大,入眼是一排排书架和架上的书,简直就是个小型藏书楼。曾在藏书楼工作过的父亲,从未见过私人藏书云云丰硕的。安娥出来打招呼,父亲说起很喜爱她作词的《渔光曲》,身子不大好的她谦逊地拍板笑笑便退下,留下父亲和田汉自在地说家乡话。那时人们的交往很简单,无品级观念,无利益关系,有的是乡亲乡情。父亲暗里里叫他田先生,他们一起散步,有时走着走着就到了欧阳予倩家。欧阳予倩与父亲是浏阳老乡,田汉诞生地果园镇离浏阳不到一百里,百里之内居然出了两名戏剧艺术大家,都留学日本,同在上海从事戏剧事业,共同在桂林发动西南戏剧博览会,都落脚京城成了邻里。是命运,也是缘分。两位戏剧家都很健谈,就湖南戏剧如何在北京打开场面、传统戏剧如何翻新等提了许多意见,田汉托父亲将他的倡议带回湖南,同时请省文化局思量,让即将来北京演出半个多月的湖南戏剧艺术团向中央作个汇报演出。

  • 发布日期:2019-06-10 10:29:36
  • 157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