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生长的后遗症:沙县小吃的未来在哪里恩施到杭州飞机

沙县小吃的崛起,让人联想到曾经景色无限的成都小吃,如今成都小吃因为服务差、环境差、短缺特色而日渐势微,沙县小吃如何才气避免成为下一个成都小吃?

和所有的草根快餐品牌一样,行业标准缺掉、管理匮乏以及整合困难是阻碍沙县小吃做大做强的最大障碍。记者考察发觉,大多数沙县小吃险些全部沿袭了“夫妻店”的经营模式,这种灵活的经营模式有利于沙县小吃遍地着花,另一方面,这种野蛮生长也使得沙县小吃的发展短缺约束和制衡。只管都打着沙县小吃的名号,小吃的内容也都险些相同,却因为经营者的不同而显现不同的状态,“两家沙县小吃相差不过数百米,口味却千差万别”,家住后现代城的吴女士对于记者表示。

这些早就被沙县政府看在眼里。早在1997年,沙县政府就成立了小吃办,组织了同业公会,设计了统一牌号,引进了洋快餐的装修和管理模式。为了吸引沙县小吃业主,小吃办后来陆续在广州、上海、深圳、北京等大城市设立联络处。在一些地方,沙县小吃办的管理已见雏形,一些沙县小吃店已经成为沙县小吃同业公会的会员。依照沙县小吃办的设想,会员店面有统一的招牌、牌号和餐具,许多店面的质料都是从指定的食品公司配送,且每年会组织一至两次的培训会议。但目前的现状是,更多的沙县小吃仍是单兵作战。“我们对于现在的生意很称心”,一些沙县小吃业主对于记者表示,找不到介入的理由。如何让众多小吃业主心甘甘心地介入小吃办的阵营中来,仍是一条漫长的途径。

更为严峻的是,沙县小吃的传承将遇到“断层”,如今的年轻人正急着疏远父辈们赖以谋生的小吃业。目前沙县外出经营小吃人员达5万余人,而随着生活条件的改良,沙县的年轻人对于父辈们经营的小吃却提不起兴趣。“最忙时,曾叫女儿过来北京帮忙,呆了一个月后就回沙县了”,在北京经营沙县小吃的林文姬表示。不过,林文姬的儿子被带在了身边,只管这位19岁的年轻人掌握了制作沙县小吃的技术,但他却对于这种简单反复劳动无比厌倦,“他宁愿每天在家睡觉和上网,也不愿意来店里”。林文姬也不希望子承父业,她和丈夫已经在沙县为儿子留了一栋三层的楼房,“年轻人有本人的梦想,做小吃太累没出路,希望他做本人感兴趣的事情。”和林文姬一样,众多的沙县小吃经营者都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本人辛苦泰半辈子做小吃正是为了让本人的后代远离小吃,因为“做这行太累,赚的都是辛苦钱”。

  • 发布日期:2019-06-11 09:52:27
  • 80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