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院终审讯断安徽采蝶轩侵权 中山采蝶轩获赔54余万元恩施大峡谷上行索道值得坐吗

两个“采蝶轩”牌号。(材料图片)

历时近4年的中山市采蝶轩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采蝶轩公司”)诉安徽采蝶轩蛋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采蝶轩公司”)牌号侵权、不正当竞争案尘埃落定。7月12日,中山采蝶轩公司收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讯断书,该讯断书撤销了此前的一审、二审讯断,判处安徽采蝶轩公司当即停止侵权、在刊登声明打消影响,并赔偿中山两位牌号所有权人梁或、 卢宜坚544511元(包孕合理用度)。

■维权之路:一审二审都输了讼事

走在中山市的大巷小巷,表明“采蝶轩”字样的蛋糕店随处可见。但是,中山采蝶轩的经营者发觉,合肥也有了一个“采蝶轩”蛋糕店。“采蝶轩不是我们的注册牌号吗?怎么合肥也有一个采蝶轩呢?”中山采蝶轩公司决定讨个说法。

2012年9月4日,受中山采蝶轩公司董事长梁或、总司理卢宜坚的拜托,广东华鼎牌号署理有限公司总司理谢华新来到合肥市对于安徽采蝶轩公司的三间店铺外观分辨进行照相,并进入店铺内分辨购买了十种食品,取得了购物发票和出售单。安徽省合肥市衡正公证处对于上述过程进行了监督,并分辨出具了公证书。同年9月7日,梁或、卢宜坚又向中山市石岐公证处申请对于安徽采蝶轩集团公司网站上宣布的信息进行证据顾全,相关页面显示:合肥采蝶轩慕斯蛋糕上有 “采蝶轩及蝴蝶”标识。石岐公证处也出具了公证书。

当年9月尾,中山采蝶轩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采蝶轩是该公司的牌号,合肥采蝶轩无权使用,合肥采蝶轩涉嫌牌号侵权,索赔1500万元。

合肥中院审理后认为,合肥采蝶轩将“采蝶轩”标识作为商品牌号使用,并没有造成相关公众的?杂和误认,没有侵犯原告涉案注册牌号的专用权。一审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中山采蝶轩不服一审讯断,向安徽省高档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安徽省高院二审讯断: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依法再审:中山采蝶轩牌号专用权获支持

中山采蝶轩又向最高院申请再审,最高院认为,原审讯断认定事实基本分明,然而适用执法分歧差错,局部申请再审理由成立。

最高院认为,本案中,安徽采蝶轩使用的“采蝶轩”标识与中山采蝶轩的“采蝶轩”注册牌号在文字、读音、含义上相同,仅是字体不同,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构成相同牌号;安徽采蝶轩使用的“采蝶轩及蝴蝶”标识与中山采蝶轩的注册牌号在文字、读音和含义以及图案上基本无差别,构成相同牌号。安徽采蝶轩在出产、出售的被控侵权产品和提供的服务上使用与涉案六个注册牌号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侵犯了涉案六个注册牌号专用权,依法应承担响应的民事责任。

最高院没有支持梁或与卢宜坚提出的安徽采蝶轩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诉求。

对本案的损害赔偿数额,最高院根据安徽采蝶轩实施侵权行为的性子、期间、后果以及涉案牌号的声誉等情况,酌情确定其赔偿梁或、卢宜坚50万元。梁或、卢宜坚为遏止侵权行为,支出公证费、差旅费、状师费等合计44511元,该合理开支由安徽采蝶轩承担。

最高院作出了前述终审讯断。

相关链接

采蝶轩牌号的由来

1999年10月28日,中山市饮食总公司采蝶轩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牌号局核准注册采蝶轩牌号,核定使用的商品为第30类:咖啡;茶;糖浆;蛋糕面粉;面条;米乐;豆浆;含淀粉食品油脂面团;冰淇淋;种种调味酱,有效期限自1999年10月28日至2009年10月27日止。

1999年12月14日,中山市饮食总公司又将采蝶轩牌号在第42类:餐馆;快餐馆;咖啡馆;备办宴席;鸡尾酒会服务;自助餐馆;临时餐室;自助食堂,有效期限自1999年12月14日至2009年12月13日止。2001年4月14日,上述牌号经核准让渡,受让工资中山市石岐区宏基食品厂。2003年9月14日,该注册牌号再次经核准让渡,受让工资卢宜坚、梁或。上述牌号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延续到2019年。

此外,梁或和卢宜坚还拥有带有"采蝶轩"字样或蝴蝶图案的6个牌号。

上述牌号均由梁或与卢宜坚授权中山采蝶轩使用。

  • 发布日期:2019-06-29 13:33:58
  • 135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