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龙凤镇革新试点打造墟落中兴升级版恩施优抚医院

龙腾凤舞奔小康 

——恩施龙凤镇革新试点打造墟落中兴升级版  

恩施龙凤镇改革试点打造乡村复兴升级版恩施优抚病院

  图为:2018年度恩施土家女儿会在龙马风情街举行,虽然下着蒙蒙小雨,仍吸引1万余名旅客兴致勃勃冒雨嬉戏。(伍功勋 摄)

  羊肚菌煮腊肉、腊猪蹄炖硒土豆、土鸡蛋炒喷鼻椿、酸辣蕨巴榨……4月15日,恩施市龙凤镇青堡村花枝客舍田舍乐,来自武汉、重庆等地的旅客大块朵颐。

  “放开吃,别客气。”客舍主人陈兴德不停地往暖锅里添加新鲜羊肚菌。“这菌菌,在我们那里可要好几百块一斤哦,不怕把你吃穷了?”旅客们打趣道。“自家产的,算个么事。饭后,还有玉露茶岔起喝。”陈兴德笑声朗朗。

  从深谷搬下来,住进易迁小区,陈兴德过上了好日子。

  挪穷窝搬福窝

  龙凤镇位于恩施市西北边境,境内山峦升沉、沟壑纵横。出行难,困扰着世代滋生生息的土家苗寨人。

  上世纪90年月,龙凤镇青堡、龙马等村2万余人,出山只有一条20多公里的山道,要蹚过六七条湍急的河水,还要翻越一处叫手爬岩的险段。手爬岩由悬壁上人工凿出的几个凹槽组成。不敢涉水不会攀岩的村民,险些一辈子出不了大山。

  1993年秋,五六个村民抬猪过河的艰险一幕,被《恩施日报》记者文林拍摄下来。这组《路在何方》的新闻图片在《人民日报》刊发后,引起极大关注。

  “每天两个来回,还没耕几分田,天就黑了。”海拔1400米的青堡群山莽莽,零零星星住着5000多户村民。易迁户李万民回忆当年情形,仍心有余悸。已往,他天不亮就得跋山涉水到自家挂坡地里种苞谷,常年劳作患了严重的腰腿疾病,却勉强果腹。喝的是岩窝窝的死水,树叶飘浮,气味刺鼻,泡的茶都不好意思款待客人。

  出行难、饮水难、用电难、住房难、上学难、看病难、留守难、增收难,是压在每一个贫困户身上的“八座大山”。

  2013年,由国务院布置,省委省政府具体指导,恩施市龙凤镇综合扶贫革新试点大幕徐徐拉开。试点以龙凤为点、恩施为片,在“退耕还林、扶贫搬迁、移民建镇”等方面先行先试。

  握别山顶上的漏雨土坯房,搬入新建住民点。财政、土地、移民、农业、民政等部门共同探索,制定落实扶贫搬迁、土地增减挂钩、特色民居改造实物补助三项奖补政策,探索企业代建、农人自建、政府承建三种建设办法,履行就地集中安置、自立转移安置、梯次搬迁改造、民政福利安置四种搬迁道路,分步梯次实施搬迁。

  目前,龙凤镇共建成9个中心社区、37个住民点和2个安置小区,引导5716余户2万多老庶民从自然条件恶劣的偏远区域搬迁至集镇、中心社区或住民点。

  一个村800多辆私家车

  “现在便当多了,出门就开车。”4月12日,龙凤镇青堡村下坝组村民田仕武驾驶着新买的皮卡车,停在平缓的院坝里。

  田仕武一家四口原先住在山顶上,路欠亨,水未便,电力供应常常得不到保证。田仕武带母亲下山看一次病,来回得花上泰半天,村里独一的交通工具是一台拖拉机。

  4月12日,春景妖冶,阳光洒向武陵绵绵群山,显得分内祥和标致。

  伫立半山腰的双龙公路向山谷眺望,但见一幢幢飞檐白墙的小楼星罗棋布,汇聚成范围化的现代集镇,比比皆是的青葱梯田波浪升沉,桃红柳绿,似乎诗画。平整的山间公路像一条条腰带在山间飞舞,时时有私家车在身边飞驶而过。

  通村通组,密如蛛网。目前,龙凤试点已建成通村进组入户屯子综合交通收集,建成一级公路55公里,其他品级公路610公里,客运站5座,配套村村通客运车62辆。一管清水进田舍,新建改扩建水厂15座,实现保险饮水全笼罩;全面完成屯子电网改造提档升级。

  “本村的私家车超过800辆。”龙马村的曾庆树旋里创业,在自家小楼下开了一家汽车美容店,洗车打蜡、刮蹭修复、内饰干净等服务一应俱全,生意兴隆。

  观念更迭工业兴

  4月13日下战书,春风拂来,一张张黑色的遮阳网棚随风轻摆,龙马村保扎片区1000多亩茶树正在网下拔节生长。“这是全州首个抹茶出产基地。”恩施市农业局负责人介绍。

  在龙马村新果茶业车间,6条出产线机器轰鸣,一筐筐绿茶进入流水线后,吐出青葱欲滴的抹茶粉末。这些抹茶将飘洋过海,涌现在日本东京、大阪或静冈等地的餐桌,抑或进入国内著名品牌的酸奶、蛋糕、冰淇淋中,成为一抹清新的绿色。

  2017年11月,杭州新洲茶业选定龙马村作为恩施首个抹茶出产基地,注册资金5000万元,与当地茶企合作成立新果茶业公司。

  • 发布日期:2019-06-11 23:05:43
  • 75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