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部的《批复》哪儿去了?

原标题:环保部的《批复》哪儿去了?

  本报记者 李 禾

  “重庆小南海水电站项目,如今,它的命运被一纸批复终结!”让一些媒体和环保组织为之欢呼的,是3月30日环境保护部印发的《关于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要求不得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但今天,该批复在环保部网站上已觅不到踪迹,这也为小南海的命运再度打了一个问号。

  一直呼吁不建小南海,保护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自然之友总干事张伯驹说:“我们是谨慎的乐观。开始环保部不批准,最后建成了水电站的不乏先例。”

  环保部希望水电开发严守生态红线

  在《关于金沙江乌东德水电站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环审〔2015〕78号)第3页里提到,“过去十年,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金沙江下游一期工程建设等因素进行了两次调整,自然保护区结构和功能已受到较大影响。未来该流域开发必须严格按照主体功能定位,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切实严格依法保护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不得在向家坝水电站坝址至三峡水利枢纽库尾长江干流河段和支流岷江、赤水河河段等自然保护区范围内,再规划和建设小南海水电站、朱杨溪水电站、石硼水电站及其他任何拦河坝(闸)等涉水工程。”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汪劲说,《批复》是个“同意的批复”。“从具体行政行为的性质来看,这个批复应当是叫做附条件的一个许可批复……实际上它还有一层含义就是说,以后你要再修其他水电站的主张,项目申报就不要再提了。”

  尽管《批复》措辞明确,但有环保人士表示,小南海是国务院批准的国家规划,环保部批复仅代表部门意见,并不能决定项目去留,最终“由国务院综合决策”。

  小南海总设计师周良景也表示,他的团队并未接到叫停通知,“该研究的研究,该写报告的写报告”。

  小南海投资大、效益低,得不偿失

  资料显示,小南海水电站位于重庆市巴南区中坝岛,工程计划总投资约320亿元,电站装机200万千瓦,是重庆投资最大、装机规模最大、发电量最大的水电项目。

  其实,早在2006年,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水利部、中科院水工程生态研究所就开展了“长江小南海水利枢纽建设项目对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影响”专题研究。研究表明,小南海大坝建成后,使三峡库区成为一个相对封闭的库区水体,阻断了白鲟等濒危物种及长江特有鱼类的生殖洄游通道和索饵洄游通道,使许多珍稀特有鱼类难以完成生活史,加剧这些物种的濒危程度。造成生态景观破碎,对长江上游水生态系统造成破坏,生物多样性受到较大影响。

  2009年,农业部对重庆市政府提交《长江小南海水电站建设项目对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影响及其减免对策专题研究报告》论证会上,专家们指出,“长江上游已支离破碎,没有多少天然河流资源了。在天然河流如此稀缺情况下,还去建这样技术、经济指标都不是很高的大坝,是不是合算”?

  为何说小南海经济指标不高呢?据测算,已建成的三峡水电站单位千瓦装机投资约4950元。按规划数据,金沙江下游三座梯级电站单位千瓦装机投资分别为,白鹤滩3997元、溪洛渡3538元、向家坝5749元,而小南海单位千瓦装机投资将达13553元。

  重庆市政府多次表示,建设小南海是为缓解重庆用电紧张。张伯驹说,小南海设计年均发电量仅88.35亿度,仅是与其相邻的金沙江下游四个梯级水电站和三峡水电站年均发电量的3%。

  “据我们了解,小南海所在的宜宾至重庆江段,位于四川盆地浅丘、宽谷中。河床宽、落差小,非水电开发的有利地段。小南海建成后,淹没耕地约7万亩,还影响到白沙沱长江铁路桥、珞璜电厂、106省道等重要工程。仅重庆江津区淹没就涉及13个街镇,城镇面积41平方公里、人口40余万,生态移民压力极大。”

  因此,张伯驹、北京大学生物学教授吕植、地质与环境专家范晓等均认为,建设小南海既不科学,也不经济。该电站不仅将阻断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迁徙繁衍的最后生态通道,生态环境代价极大,发电经济效益却有限,“得不偿失”。

  解决重庆电力紧张,替代方案可行性高

  至于解决重庆电力紧缺问题,张伯驹认为,有系列替代方案,其中有一个“非常可行的”,即重庆市和三峡总公司就金沙江下游的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四座大型水电站建立合作共享关系。重庆可把原计划投资在小南海的放入其中,从而获得相应比例的所有权和利益(电能)。这样也能缓解金沙江下游梯级工程补偿措施的巨额资金需求,实现“可持续水电”开发。

  • 发布日期:2019-04-16 08:38:41
  • 97 views
  • 作者:恩施青年网
所属分类:恩施旅游